范文四“妈,我饿了

简介: 范文四“妈,我饿了,有什么吃的吗?”“没有,你先做作业。

时间的流转,季节的更替,惟有一朵永驻心间,散发迷人的芬芳。

淅淅沥沥的春雨,依如昨日般飘落,有征兆却似乎没有尽头。

我站在教室的走廊里,等待着来接我的母亲。

良久,春雨中依旧空空的,留下些许关于香的残存。

一阵刹车声将我的烦躁统统激起,我一脸生气,“怎么到现在才来呀?”“我本来很早就来了,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,就去做了个蛋糕,没想到竟来晚了。

”听到母亲的话,生气的表情渐渐变得缓和,我的视线绕过母亲,射向了那件雨衣,雨衣下面确实盖着什么。

“你为什么不穿雨衣呢?”“哦,我把雨衣盖在了蛋糕上,以防把它打湿。

”我的心一惊,望着被雨淋湿的母亲,看着雨衣盖着的蛋糕,心里不知是酸还是甜。

思绪不知何时被风中的花香牵引,飘向去年的今天。

依旧是春雨淅沥,依旧是春风裹香,疲劳工作了一天的母亲,一回家便瘫倒在床上,似乎已经忘了今天的日子,我有些生气,却不忍唤起母亲。

突然,母亲像上了发条般从床上“弹”起、拿起雨衣匆匆出门,我不知道母亲去干什么,只是隐约的被失落笼罩着。

春花的芬芳掠过鼻间,我却无心玩赏。

一会儿,母亲回来了,手里提着蛋糕——用雨衣盖住的蛋糕,我的眼眶里有液体在涌动。

”母亲的话将我的思绪从回忆中唤回,此刻的情景和那年的今天重叠,放映着一场短暂却深刻的电影,电影的主角是母亲,而我只是被感动的观众。

我要用我最响亮的掌声来赞扬这样令人回味的电影,告诉电影的主角,我对她的感谢。

感谢母亲为我所做的一切,感谢母亲赐予我的感动,感谢母亲在我心中植下了那朵芬芳的花。

它是被爱加了保险的,永远不会消逝。

昨夜星辰昨夜风,我忘不了2014年的那个夏天,在桂林阳朔的西街小巷,与浅淡的流年厮守,在宁静中简单自持。

桂林的山啊,柔情与刚毅相间,而这里的水,也十足美妙。

记忆里的芬芳,是一副山水画卷。

细雨清风过,在西街冗长的巷弄里与你邂逅。

面对着阴柔和婉的山水,轻轻翻开旧书简,纳兰在竹影下悲歌,那句句诗词如这阳朔的雨,情决,透彻,直指人心。

我轻吟,在黄昏中沏一盏香茗,享受片刻清欢,与文人墨客共饮同悲;天气渐晚,雨也渐小,青石板的街道被冲刷地光亮,丁香般的姑娘撑着油纸伞消失在小道的尽头,留给人们无限的遐想,几个顽童在夕阳中玩耍,蹦蹦跳跳,充满童真童趣,在缕缕炊烟中,万家灯火,映照出了温暖。

记忆中的芬芳,是一场甜美的邂逅。

回到阿妈的家中,她正操着饭铲,燃着炉火,为寨里的人们做饭。

那天正是阿哥回来的日子,大家一起团圆。

我虽是“局外人”,却感受到了江南的情长,在水酒与篝火中,忘却了一切纷扰,全部融入了他们的生活,为阿妈对儿女的期望感动,为阿妹的山歌快活.......在那个月光皎洁的夜晚,去听听侗族的生活,听听他们的人生。

记忆里的芬芳,是乡音乡情,是彼此珍重。

一年后的现在,我采撷一缕记忆的芬芳,那段情缘将被置身于心灵最干净的角落,就如同那漓江山水,永远不要受年华的沾染,静静释放芬芳。

范文三花朵以芬芳熏香了空气,但它的最终任务,是把自己献给你。

——题记有那样一种味道,油腻腻的,还伴有淡淡的油烟味,但其中的温馨也是无法忽视的,这就是妈妈的味道,一种别样的芬芳。

小时候的我总喜欢缠着妈妈,把头埋进她的臂弯,晃来晃去,爱极了那股芬芳。

我是这样想,也就这样开始隔绝了它。

好不容易盼来一个清闲的周末,老师难得一见的减轻了作业,我倒也乐在其中。

晚饭后,我耳朵里塞满了Bigbang那富有节奏性的音乐,妈妈则在一旁收拾着衣服。

”妈妈停下手中的动作,突然提议道。

我抬头,看了眼窗外,天空灰蒙蒙的,就好像不喜白云一样,乌云占据了天空,赫然一副要下雨的样子,嘴里便含糊地拒绝:“外面马上要下雨了。

”我有些烦躁,一口回绝了她:“那都是小时候了,我现在不喜欢那股味道了,而且最近要期末考试,我要复习。

妈妈蹲在那儿,手中是我最喜欢的那件针织衫,她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,就像小时候安慰痛哭的我一样。

鼻尖是那股芬芳,心里酸涩涩的,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这样对待妈妈了,我…

”就算是恶语相对,妈妈也不会放弃我的。

我终于醒悟过来,那股芬芳原来一直都是我心底里不愿接受的最爱,“妈妈…

”我笑了笑,挽住妈妈的手说:“复习以后也可以的,但今天的散步,以后都不会有了。

”冷风中,雨依旧下着,只是乌云好像消散大半了,有的是留在记忆里的芬芳,油腻腻的,还很温馨呢。

范文四“妈,我饿了,有什么吃的吗?”“没有,你先做作业。

”“那你有空吗?”我丝毫没有察觉你的烦燥,“帮我泡杯牛奶,好吗?”“我没空,你继续做作业。

我懵了,一向和蔼的你今天如此冷酷!是在单位里受气了吗?这也不至于吧!我带着一丝愤懑走向书房,走进书房那一瞬间,我感到有种彻骨的孤独感,它笼罩着我,压着我,让我喘不过气来。

放下书包,就着玻璃向外远眺——十二月,腊梅盛开的季节,朦胧的面纱笼罩了整个临安。

北风呼入书房,丝毫没有返回的意思。

雪,又下了,我冒着雪,坐在花园的亭子里,如同凋谢的花朵,在雪中摇摇欲坠。

那雪中的腊梅依然绽放,不像我…

十二月的芬芳,带着寒冷,闯入我的心房。

此时,我心中涌起那舒适的床和温暖的被窝,与你温暖的怀抱,心中不免有一丝又一丝的懊悔。

十二月的芬芳,带着寒冷,也带着你寻找的脚步。

你拿着刚热的牛奶,撑着一把雨伞,在雪中呼唤着我的名字。

十二月的芬芳中,眼泪已夺眶,我,冲上前,一把抱住你,狠狠抱住。

只是心里的寒冷,在你的爱下,在牛奶的温度下,驱散得无影无踪。

雪,化了,但路旁的腊梅依然芬芳。

芬芳与温暖照入我的心房,阳光,将笼罩在面纱之下的临安,又照出了往日繁华之貌。

十二月,冬阳底下的腊梅芬芳四溢,因为你,那腊梅的芬芳就会随爱飘荡…

范文五记忆中,窗外有一棵槐树,孑然生长在一堵破旧的墙边,无论花开、蝉鸣、叶落、雪飘,都默默倚在那个毫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,散发着淡淡的芳香。

这棵树第一次引起我的注意是在小区整修时,人们重新修砌了那堵墙。

那时正值盛夏,可槐树的树梢上也只是零星挂着几片树叶,显得那么苍老。

人们看了看苍老的槐树,觉得实在没什么用,就用树做为支柱,把整堵墙压在了树上,使墙更加牢固。

我来到了窗下老槐树的脚边,仔细打量起老槐树。

我再低下看看树的根部,有好几段已经被截掉一半,像是一只受伤的章鱼伏在地上。

树干上更是伤痕累累,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疤,仿佛在诉说着树在一次次抗争中承受的痛苦。

再向上的树枝也都是断臂折腰,有的甚至已经在推倒墙的同时整根变弯、折断。

我更加不解了,为什么树会用如些大的代价与墙抗争呢?

就在这时,我似乎闻到了一丝幽香,我寻着气味抬头望去,竟看到树梢上又有了点点新绿,其间也夹杂着星星点点淡白色的花,倔强地从枝头钻出来,像是一串串风铃挂在树梢上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一种非常芳香而不甜腻的气味钻进了鼻子。

我再看看树上的伤痕,又突然品出一点苦涩的滋味。

我一下子明白了,让老树顽强在生存下去并再一次焕发生机的,是抗争的力量,是生命的力量。

在抗争中,老树把根扎得更深,以吸取更多养分,这样老树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同更强大的力量抗争,同命运抗争。

在抗争中,老树的生命之花才能再一次绽放。

想到这里,我望着眼前这个平凡又不平凡的生命,慢慢地鞠了一躬。

记忆里的芳香,让我在困境中抗争,在青春的天空昂扬生长。

范文六熹微的晨光,为树叶披上了一层薄纱。

浩渺的江面上,一条小船缓缓前行。

“先生,您不后悔您的决定吗?

那时的他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清朗的眼神中有着对天空的渴望。

他好读书,读到先贤的伟业他会激动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胸腔里不停地膨胀生长着。

”热血在他的心中作响,所以,他自信满满地投入到宦海中去,以为凭自己的才学与抱负,可以创造出惊天动地的大业。

那个曾经羡慕南飞大雁的少年,早已在乌烟瘴气的官场中死去。

他弃官回乡,只为远离那浑浊的官场,他厌倦了钩心斗角,厌倦了需要时刻戴着违心的面具的日子。

”他想,“可是我真的释怀了吗?

他要上岸了,这是他脱离宦海后,第一次踏上这片他在梦中也眷恋着的土地。

他回望身后片刻,终于踏上了故土,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。

忽然,他的脚步轻快了起来。

是的,故乡的土地是如此踏实,比那些虚浮的东西要让人感到心境安宁。

一望无际的麦田陡然出现在陶潜的面前,浓郁的麦香钻入鼻孔,掸去了漂泊者脸上的倦容。

熟悉的乡音,热情的笑脸,海潮般的麦浪声瞬间吞没了陶潜。

他闭上了眼睛,全身心沉浸在这股氤氲着泥土芬芳的田园里,如同一个婴儿在母亲温软的怀中沉睡,安宁,舒畅。

古往今来,多少男儿为了所谓的“大济苍生”的梦想而前仆后继,有的功成名就,有的却苦于沉浮,忧愁一生。

现在才明白,名利不过是虚浮的流岚,一吹即散;脚下的泥土才是真实的,这泥土是生命的开始,是本真,是你我最初的赤子之心。

我愿留下,尽情享受泥土的芬芳。

戴月荷锄,深情亲近这一片土地,与泥土相伴的我,才是最真实的我。

陶潜睁开眼,他感觉全身沾满了泥土的气息,他感觉自己又变回了曾经天真质朴的少年,心中被宦海浸染过的阴影在泥土清爽的芬芳中悄悄褪去。

他转头,望向远方那一抹浓郁的绿,释然一笑。

这就是九月丹桂的清香,于我而言,一种别样的芬芳。

在我出生的那一年,奶奶在院子的角落亲手栽下一棵桂树。

种子发芽成苗,露出绿盈盈的笑脸,我迫不及待地钻出母亲的肚子;树苗茁壮成长,抽出纤细的新枝条,我在奶奶的臂弯下蹒跚学步;小树长成粗壮的树干,枝叶繁茂 ,个头超过我家的屋檐,我扎着麻花辫在树下吹泡泡;直到小树的肩膀变得强有力,顶起了一角天空,我从幼稚的小学生变为沉稳的中学生。

我十五岁,树也十五岁,从我比小树高到大树比我高,我绕着桂树转圈圈,唱了十余年的童谣。

奶奶闭目聆听着小雨跳动的音符,露出微妙的笑容:“正逢九月天,趁着这场及时雨,桂树喝足了水,不久就会开花了。

”我看见,雨滴从繁盛的绿叶间滑落,仿佛多吐出一抹绿,枝条贪婪地吸吮着雨露,孕育一朵朵灵动的美。

茫茫中,蓄势待发的那个梦,埋下心愿静静在等候。

”哦,我知道,奶奶又要讲故事了。

我常常听得目不转睛,盯着我们家的桂树,在细雨里幻出一个强壮的樵夫,手握斧头砍树,每砍完了一段时间,桂树便会自动愈合的神奇场景。

奶奶软糯的乡音伴随着清凉的雨声,化作一曲独有的童年背景乐,迄今留在我的记忆深处。

雨停后没几天,枝叶间果真布满了一串串菊黄的花苞,似一个个金铃铛在风中欢笑。

虽不像梅花那样有姿态,但开花时,不说香飘十里,至少前后十几家邻居没有不沉浸在桂花香里的。

桂花一开,奶奶就整天在桂花树下转悠,不停地念叨着:“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,多好的桂花,收集在箩筐里又能泡茶,又能做糖桂花,味道绝不差。

” 就怕刮台风,可惜了一树的花。

想到奶奶做的桂花糕,我也十分担忧。

就当我那天在院子里踢,把球不小心踢到了树干上,撞落了满地的桂花,我拾起一朵,在鼻尖嗅了嗅,那香气太迷人了。

我兴奋地跑到屋里,把奶奶叫出来,满脸欢心地说:“奶奶,瞧,咱们要不扶着树,把桂花摇下来吧,味道准比落在泥土里或被风雨吹落的花新鲜。

奶奶的手艺鼎鼎有名,她是做桂花糕的好手。

她从容地把淘洗后的糯米捞起,摊在簸箕内,娴熟地将电磨后的粉子捏成团。

我帮奶奶称取一定质量的白糖和水,奶奶把它们煮开成糖液,滴入水中凝结成块。

我把美味爽口的桂花糕分给邻居,他们没有一个不拍案叫绝,还送给我几个用桂花做成的香包。

奶奶笑眯眯地看着我一口一块桂花糕,心里乐滋滋的。

中秋节前后,正是这里桂花盛开的季节。

不远处的小山丘上,全是桂花树,花开时空气里弥漫着一缕芬芳,绝不比故乡的丹桂逊色。

放学后,我折了几枝花插在客厅,奶奶贴近花瓶细闻,摇摇头说:“这里的桂花再香,也比不上家乡院子里的桂花。

” 奶奶的爱,是我永远留在记忆里的芬芳,穿越了浮华与尘埃,是一份永不变质的爱心料理。


以上是文章"

范文四“妈,我饿了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昭福教育网的其它文章